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糊里糊涂同居卻換來一場空[圖]

你要養成 “三不”,“三多”:不批評、不抱怨、不指責;多鼓勵、多表揚、多讚美。我想我愛上了酒店小姐、該怎麼辦呢?



糊里糊涂同居后卻換來一場空

  乍見到迪莉,她的高雅氣質和沉穩、內斂的舉止,使我感到這是個有修養、有知識的人,落座之后,迪莉的自我介紹證實了我的猜測——她曾是個醫生。她說她希望自己的職業不曾改變過,因為,她想忘掉辭職后的所有一切,該是夢醒的時候了!

  糊里糊涂地交付了自己

  別人辭職是為了事業的發展,而我,是為了所謂的愛。醫生這個職業,是一個終身需要學習的職業,因為科技進步太快,臨床的治療方法也在日益提高,要想做個合格的醫生,必須不斷充實新知識適應臨床需要。因此,我們醫院經常派醫生出去培訓,2001年,我剛上班不久,就被醫院派出培訓,在培訓的那個城市,我認識了武翼,一個藥品經銷商。

  武翼那年已經35歲了,在一次的同鄉聚會中,我認識了他,他絕對是往人堆里一丟就找不著的那種人,所以,我很快就對他沒印象了,所以,當我出差到南京接到他的電話時,我半天都沒想起來他是誰,直到他反復說三個月前吃過飯,我才知道他是武翼。當聽他說起他怎樣費盡心機地打聽到我的手機號碼時,我心里對他隱約有了好感。

  所以,當武翼在電話里焦急地告訴我他想請我從南京給他往河北送樣品藥時,我猶豫了好半天,但是架不住他熱情的勸說,又看他確實著急,想想自己單身一人,早一天回家晚一天回家也無所謂,就答應了。

  女人可能都是比較善良的。知道他事業剛剛起步手頭并不寬裕后,為了給他省錢,我硬是坐了十多個小時的硬座,而沒有買臥鋪票,到地方后腳都腫了。

  武翼熱情地接待了我,交接完樣品藥后,他執意挽留我多住幾天,順便游玩一下,并訂好了酒店,我感到盛情難卻,只好留下來。

  前幾天,武翼親自開著車帶我四處轉,并熱情周到地陪我吃飯。兩天后,武翼看我去意堅決,就有些黯然,叫服務員把飯菜送到我住的房間里,非要給我送行,并半真半假地說要一醉方休后才能舍得我離開。

  這兩天相處下來,我對他已經有了絕對的信任,所以,當我倆盤腿坐床上對飲時,我的心情是放松的,和武翼一樣,我也有些臨別的傷感,所以酒過三巡后,武翼趁著酒意一把抱住我在我耳邊喃喃細語說他喜歡我時,我心里雖然抗拒,也許因為我體力不支,也許礙于情面,也許是心里有了情?總之,我的反抗是那么無力,任由他三兩下剝去我的衣服,把我占有!

  事后,后悔噬咬著我的心,他是什么樣的人我幾乎不了解,他愛我嗎?我也不知道,我就輕易就范,真是太輕率了!武翼輕柔地為我擦拭滿臉的淚水,并信誓旦旦地說會給我幸福,他堅決地叫我留下和他共同創業,他說,以我的靈性和悟性,我會是一個優秀的生意人。

  我傷心極了,可是,事已至此,我的身體都被他占有了,我該怎么辦?回去怎么交代?而且,他那么可憐,那么情真意切,想來想去,唉,就依了他吧。
同苦不同甘地創了業

  后來,我才知道武翼已經結婚了,而且現在的老婆是二婚,也許骨子里我是個孤傲的人吧,我從沒想過跟武翼這個素質不高的老婆爭,我覺得如果那樣我就太掉價,武翼跟她離不離婚,都無所謂,我知道武翼愛的是我,這就足夠了。

  同居后,我們就一起去了廣州。由于我是學醫的,所以,很快,我就和當地醫院的各個環節負責人熟悉,沒多久,就有了良好開端,但是,在生意的初期仍要不停地宴請有關人員吃飯,在廣州,每頓稍稍好點兒的飯都要在一兩千元,我們帶的錢很快花光了,武翼不多的錢都壓在藥品上了。

  有一次請完客結完近三千元的賬,我們身上只剩下二十多塊錢!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不等他開口,就給徐州的同學打電話借了8000元錢,解了燃眉之急。當武翼向我表示謝意時,我對他說,“我們倆是世界上最親密的人,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愛人,是我的男人,我當然要全力幫你!”聽完我的一番話,武翼使勁地抱著我的頭,把我按在他胸前,好久,才說:“迪莉,我會永遠對你好的!”

  那一刻,我和他緊緊相擁,感到再苦再累,兩人只要相親相愛,日子過起來也是甜的。

  武翼的第一桶金,來自于非典。當非典剛剛起苗頭時,武翼以靈敏的嗅覺和判斷組進大批的板藍根和一些抗病毒藥,為了組織到貨源,我和武翼曾連續幾天顛簸在大山深處的盤山道上,幾乎沒合過眼,更別說按時吃飯了,經常喝點涼水啃點干糧,就湊合過去了。

  貨源組織到后為了能投入銷售渠道,我和武翼又要開始新一輪公關。終于,有位負責人愿意馬上吃進我們的貨,可他的潛在條件之一是要我們帶他母親和妻兒去北京旅游。

  那時,我剛剛流過產,武翼也流露過想要我把孩子生下來的念頭,可是我拒絕了,我心里的算盤是他和他老婆離婚后,我們的事業有一定基礎了,我們才能擔起父母的責任。

  第二天,我就忍住痛苦帶領導的一大家子出發去北京了,她們一路游山玩水優哉游哉,而我,不停地對他們噓寒問暖,周到體貼,一會兒給老太太削個蘋果,一會兒給夫人倒杯熱茶,下鋪中鋪留給他們,自己拖著病體在上鋪爬上爬下,有幾次,劇烈的牽扯痛差點使我失態!

  爬長城時,老太太都精神抖擻,而我,冷汗打濕了額頭的頭發,每走一步都像雙腿灌鉛,在幾次就要堅持不住時,我都會在心里默念“迪莉,為了你愛的男人,你要堅持!”
我的努力得到了豐厚的回報!那一筆貨,就為武翼掙了40多萬!武翼激動地給我一萬元叫我去買一個最貴最好的手機!而我,輕輕地又給了他放回去了,只要他高興,我的付出就有了價值!

  我以為接下來武翼就會實踐他的諾言,給我想要的家庭生活,可是,他只字不再提,手機里卻多了許多陌生女人的曖昧信息。

  有一次我回徐州我們的家,居然在我床上發現了女人的長頭發,沒等我問他,在給我接風的晚宴上,一個陌生女人的面孔出現在我面前——居然就是和他同床共枕的那個女人!后來我才知道,那女人就是想看看被武翼深愛的女人長得什么樣!武翼深愛我嗎?

  以前,我從不懷疑,可是,那女人成了武翼殺傷我的武器,有了她,武翼還能說是深愛我嗎?武翼多少次給我“掏心窩子”,說哪個男人有錢了不都有那么幾個女朋友,那些只是逢場作戲而已!

  可是我不能接受!武翼本有老婆孩子,又有了那么多新歡,我算什么?一氣之下,我又回了徐州。

  付出一切換來一場空

  回徐州后,武翼也曾來過電話,可是從不曾說要我再回去的話,反而勸我再在徐州找個男朋友盡快成個家。可是當我真談男朋友了吧,他又老是打電話問我的行蹤,有次他打電話給我,顯然是喝多酒了,在電話里哭著說,他愛我,他不能沒有我!

  就為他這句話,我馬上就和男朋友分手了。可是第二天我給他打電話,他的態度又變了。男人,真的就是這么無情無義、喜新忘舊嗎?我為他事業的付出,他在有錢了的時候難道都忘了?他對我的承諾難道他也都忘了?

  迪莉在講述過程中一直比較平靜,只是說起自己流產后帶人去北京旅游一事有些激動,眼里隱隱有淚光閃動,看得出來,她確實付出了很多——為愛。迪莉說,她和他已經徹底分手了,叫她寒心的是前段時間她生病住院,武翼除了來個短信問候,什么都沒做,明知她現在沒有收入也沒有寄錢給她,更沒有來看望她!

  而這許多年,武翼的事業至少有她參與的一半,而她,從未從他那里拿過一分錢!我問迪莉,如果是一般關系,他該給她多少報酬,她說,四五十萬吧。迪莉說,為了這場所謂的愛情,她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健康,唯一得到的,是一顆傷痕累累的心!沉默半晌,迪莉才嘆息一聲,苦笑著說,夢醒時分是無盡的悔恨啊!
視訊沒有的,即使有也輪不到我們啊,所以說在生活中,我們一定要懂得付出。那為什麼你要付出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